你的位置 : 首页 / 创业 / 正文

宁德时代曾毓群放弃国企的高薪 白手起家历经18年造就千亿市值

琚叶青 @ 2020-2-8 11:1:53 • 创业 0

01 百亿富豪出身草根

1968年,曾毓群出生于宁德市蕉城区飞鸾镇岚口村,这个小村庄在宁德市区南20公里左右的凤凰山上,因一座建于1647年的天主教堂闻名周边。好在曾毓群很争气,每次考试都稳居宁德一中前五名。

1985年,曾毓群考上上海交通大学船舶工程系,因为好读书,大学毕业后又继续在华南理工就读电子信息工程硕士,并在中科院物理所获得凝聚态物理学博士。

因为读好书,他第一次对电池安全性能的研究感兴趣,并先后在《化学进展》等国内外顶级刊物上发表10多篇论文。直觉告诉曾毓群,充电电池大有可为,“会对人类带来巨大的颠覆。”

毕业后分配至福建一家国企,结果只干了三个月就选择辞职走人,南下加入东莞新科电子厂。两年后,黄世霖也辞去宁德市的公务员工作与他在新科相聚。他宁愿放弃中科院的优厚条件,宁愿放弃国企的优厚福利,而要跑到广东东莞打工,因为东莞有全国最为集中的磁电厂家,而曾毓群所在的新科磁电厂是一家美资企业,供应着全球70%以上的硬盘磁头。

02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1万小时的积累

这家公司是东莞新科磁电厂(SAE旗下制造基地)。现在SAE是全球最大的独立硬盘磁头供应商。

曾毓群在新科一干就是十年,因出色的专业能力和胆识,在31岁便成了最年轻的工程总监,而且是第一位大陆籍总监。

有一天,SAE执行总裁梁少康来找他,让他帮忙考察一个电池项目。他到深圳跟专家们讨论了一天,回来写了一份报告,说如果要做电池是肯定能做得出来的。

梁少康想拉曾毓群一起做电池,但他最初并没有答应。当时曾毓群正被猎头挖人,打算从新科离职去深圳一家公司做总经理。于是梁少康又找了陈棠华做说客。陈棠华是曾毓群在新科的上司。他从美国打电话来,曾毓群终于被说动,决定几个人一起做电池。

就这样,1999年,梁少康、陈棠华、曾毓群等人组建的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简称ATL)在香港注册成立,并在广东东莞成立了首家工厂。

当时公司没钱,所有人的工资减半,而且广募资金,把能找到的钱都投进去了。

回忆起创业之初的往事,曾毓群说当时去做电池的决定,“完全是一种冲动”。如果没有这次冲动,就不会有后来ATL以及宁德时代的波澜壮阔的两次创业故事;如果没有这次冲动,堪与国际巨头抗衡的中国电池企业或许就不会这么早诞生。

03 重金购买专利 却无法量产

当时,摆在曾毓群面前的有3条路,一条是铅酸电池,一条是镍金属电池,一条是锂电池。

铅酸电池?原材料倒是容易搞定,价格也便宜,但是能量耗损高,使用寿命短。

镍金属电池?充电寿命非常长,但是均匀性差,而且价格太高。

“就锂电池吧,电池小、轻薄,便于携带。”

不过,圆形电池、方形电池是索尼、松下的天下,而且日本企业自动化程度高,质量过硬,曾毓群很难与其竞争。

所以,他决定把尺寸灵活、不太适合自动化的聚合物锂电池,作为主攻方向。

放眼世界,当时最权威,最成熟的锂电池技术来自贝尔实验室,世界上有20多个公司都采用他们的技术。

于是,三人一咬牙花100多万美元购买了贝尔的锂电池专利授权。

按照贝尔实验室的配方,倒是做出来了第一块锂电池。然而,到了第二次充放电后,内部材料就会分解,然后电池膨胀变形,甚至还发生了爆炸。

更可怕的是,贝尔实验室的专利发明人完全不负责任,“被授权的20多家企业都没人能解决这一问题。”

就是说,曾毓群花100多万美元买来的是一个花架子技术,根本不能量产。

那一刻,曾毓群天旋地转!创业的250万美元已经花去大半,而产品却不能使用。负责工程的曾毓群跑回美国找专利授权人。结果对方慢悠悠地说,电池鼓气是一个本质问题,他们也不知道怎样解决。被授权的全球二十几家企业也都没人能解决这一问题。

巨款买来的专利技术可能付之东流,协议还规定了卖出一颗电池要支付对方固定比例的提成。眼看账面上的钱花得差不多了,还没有生产出产品,公司前景看来一片迷茫。

04 柳暗花明:从一个鼓气的电池专利起家

飞机上,曾毓群一直苦苦思索电池为何会鼓气。对照带回来的电解液手册,他想到问题可能出在电解液成分上。锂电池能使用的温度上限是85度,贝尔实验室的电解液中,有些成分沸点大概93度,非常接近锂电池温度上限,这会不会有关联呢?

回到东莞,创业团队根据这个思路讨论了一个下午。接着联系电解液生产企业,弄出了七个新配方,排除了低沸点的化学物质。然后赶紧准备样品,进行测试。两个星期后,有两个配方做出来的电池竟然真的不鼓气了。

ATL做出了不鼓气的电池成品。接着ATL的创业团队凭着一股干劲,重新研发了大部分的生产制程,终于实现了聚合物软包电池的产业化。在全球二十余家获得贝尔实验室授权的企业中,ATL是唯一一家将该项技术成功量产的公司。

幸运的是,ATL赶上了好时候。2000年正值国内手机普及的高峰期,很多国有企业都申请了手机制造牌照。当时的手机行业流行CKD,从韩国方案商那里买来套件,组装一下就成了手机,而且卖得不错。不过整个产业链中,国内企业高度依赖于韩国方案商,能改动的东西很少,除了电池。

一个美国客户找到曾毓群,对方需要一款高性能电池,“既要满足特殊的形态,又要有高容量的续航能力。”

事实上,那个客户在全世界找过10多家电池公司,不是鼓包,就是电池寿命太短。

曾毓群呢?仅仅用了两个星期,就开发出异形聚合物锂电池,结果对方非常满意,一下单就是1800万台,大伙都惊呆了!

那个客户叫苹果。

ATL的机会就来了。ATL与客户谈判,报价是客户所用韩国电池的一半,容量却增加一倍。没有哪个客户能抵抗这个诱惑,订单纷沓而来,尽管当时ATL的电池一致性还远没达到现在的高度。靠着高性价比,ATL一下子就打开了手机市场。

2002年6月,ATL单月盈利,当年实现整年盈利。台湾汉鼎是ATL拿到的第一个机构风投。2003年,又找了第二轮投资,美国凯雷投资和英国3i集团投了2500万美元。

钱投进来以后,ATL就扩大再生产,开始主抓质量,抓产品一致性。

与索尼的产品标准化路线不同,ATL走出了一条差异化的路子——为客户产品量身定制电池。自行主导设计的产线从一开始就被设计成能生产不同尺寸的电池。灵活迅捷的企业风格也展现出来,在DVD、蓝牙耳机、手机等电池市场,ATL的产品迅速铺开。

这是一个今天仍被ATL人津津乐道的故事。

05 从跌宕起伏到燎原之势

山外有山,楼外有楼。大概2004年的时候,ATL凯雷方面的一位董事去比克电池参观,看完回来对内部说:“我们完了,你便宜,要知道人家能更便宜了。”

这时候,摆在大股东面前的基本有两条路子——要么上市,要么卖掉股份回笼资金,进入下一轮的产业投资。

大股东内部协商的结果是出售手中股份。提出收购股份的有一家美国公司,还有一家是TDK集团,两家展开竞购。最终TDK价高胜出,购买了大股东的股份,双方在2005签署收购协议。

2004年,美国的一家著名消费电子企业找上门。他们也找过别的锂电池公司,但要么没有灵活性,要么解决不了电池鼓气的难题。ATL为他们解决了当时锂电池循环寿命过短的问题,成功的打入了这家企业。

ATL没有想到这家企业的量那么大,第一次为某款MP3供货,就一气做了1800多万个。

订单如雪花般飘来,生产规模很快扩大,生产和销售形成了良好的循环。ATL这个新生的小公司就像星星之火逐渐形成燎原之势。

那时候,后来这家公司进入手机领域,以全新的用户体验,重新定义了智能手机行业,成为行业巨头。

2003年蓝牙电池世界销量第一;

2004年移动DVD电池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一;

2005年MP3、MP4电池市场占有率全球第一;

2006年手提电脑聚合物锂电池占有率全球第一;

2008年3月,曾毓群更是在自己的家乡宁德一口气投资100亿,打造全球最大的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

截至2010年,全球出货量前五的手机品牌中,包括苹果、华为、三星手机的电池供应商全部都是新能源的客户。

06 瞄上了新能源汽车 成立宁德时代

照理讲,一个企业能够做到这个程度,完全有理由马放南山,刀枪入库了,但是曾毓群却不这么想。

他的眼睛又瞄上了新能源汽车。

早在2004年,曾毓群曾带队参与粤港招标,“汽车用动力型锂离子电池系统的研发和产业化。”

此后,他开发出纯电动车用锂离子电池,开发出混合电动车用锂离子电池,更是开发出超级电容器:循环寿命超过2万次。

虽然那个项目没有赚到什么钱,但是却给了曾毓群一个启发,“车载动力电池也许是下一个方向。”

2007年以后,全球各国都在减少燃油汽车,开发电动汽车。我国政府更是借2008年奥运会之机,开始用政策支持+财政补贴的方式推广新能源车。

而无论是插电混动还是纯电动车,都需要大容量的电池。

于是,2011年曾毓群在宁德成立了宁德时代。

由于之前在手机电池方面累计了几百项技术专利,所以,仅仅一年后就实现了汽车电池的量产,并很快就有了金龙客车的第一张订单。

不过,动力电池的龙头是日本的松下,那是特斯拉的御用电池供应商。

好在看中新能源汽车的不止是特斯拉,还有宝马。

而宝马集团在大中华地区唯一的一家电池供应商就是刚刚成立不到2年的宁德时代。

意料之外?也在情理之中。

事实上,宝马中国之所以选择宁德,看中的不仅仅是团队20年高端电池的行业经验,不仅仅是与苹果15年的合作历史,最重中的是曾毓群的人品与姿态,“只要愿意合作,就无偿提供样品,无偿设计。”

当然,与宝马的合作是苛刻的,光给的技术要求就多达800页。而且要求做电池模拟整车状态下的测试,光一台那样的进口测试设备就要花3000多万。

一年后,华晨宝马的首款高端纯电动车“之诺1E”正式下线,尽管只是试水之作,实际销量寥寥,但对于曾毓群,对于宁德时代来说,却是意义非凡的第一步。

很快,曾毓群在电动客车上结出硕果。

2013年,他把从柔性设计、六西格玛管理等用于宇通电动客车的研发,从而避免了趴窝、电池衰减、无法涉水等质量问题。

同样的磷酸铁锂电池包,曾毓群可以做到100瓦时/kg,而其它公司只能是70-80瓦时/kg的水平,并且宁德时代的质量还更轻。

客户蜂拥而来,短短几年,与上汽、北汽、长安、吉利等15家国内车企都建立了合作关系。在国际市场,宁德时代更是成为PSA的动力电池合作伙伴。

2015年,宁德时代动力电池的累计销售额超过50亿,仅次于松下和比亚迪,位居第三。

此后,宁德时代也在国内新能源车供应商名单上开始“霸榜”。

在工信部公布的新能源车目录中,3200款车型有500款是宁德时代提供电池。2017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装机量占国内市场总装机量30%,比第二名的市场占有率整整多出一倍。

07 千亿市值上市 与特斯拉一飞冲天

2018年6月11日,宁德时代正式通过证监会上市审批,登录A股市场,成为动力电池第一股。有趣的是,宁德时代24天的过会时间也打破了富士康在3月初创下的36天的记录,成了目前国内最快过会公司。

2019年1月30日,特斯拉在公布2019年第四季度财报的同时,在其电话会议中公布了一则重大消息,来自中国的宁德时代将成为特斯拉新的合作伙伴。

宁德时代将于2020年7月1日正式向特斯拉提供锂离子动力电池,随着这一消息的公布,股价连续暴涨,稳坐创业板市值第一股。

2019年10月10日,《2019年胡润百富榜》发布,曾毓群以450亿元人民币财富位列第57位。

编辑:琚叶青,来源:网络整理,题图:北京时间

本文地址 : https://www.touziziji.com/chuangye/53.html(转载请保留)

标签 : 曾毓群 白手起家 下海创业 创业故事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一针见血的评论,你还等什么?来一发

必填

选填

选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