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 首页 / 创业 / 正文

蔚来汽车李斌:放牛娃上北大 又创办了两家上市公司的故事

琚叶青 @ 2020-1-7 18:30:46 • 创业 0

一、商业思维的启蒙

李斌对旁人说起他的商业启蒙时,经常会提到自己的外公。

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李斌在安徽西南部大别山脚下的一个偏远山村出生,他的童年几乎是与外公外婆一起度过的。

外公是太湖县当地的一个农村商人,除了种庄稼,偶尔也会带着小李斌做些生意。李斌人生的第一个商业活动很接地气——放牛。为了能让牛在集市上卖个好价钱,他每天都要去找好草坪,把牛喂饱。李斌做事很认真,后来外公做烟草、贩酒生意的时候,还会叫他帮忙记账。

从小到大,李斌很少跟父母生活在一起。到了小学五年级,李斌终于不用再放牛了,因为他上学开始住校。告别了“放牛娃”日子的李斌,又变成了“留守儿童”。童年的经历让他很早熟,也非常在意别人的看法。

不过,不论在生活还是学习上,李斌都不太需要家人操心。他乖巧、独立、性格温柔,极少犯错,经常成为邻居口中的“别人家的孩子”。

“乖孩子”的第一次发飙,发生在他初中毕业的时候。那一年,在中专和高中的升学考量中,家人为他选择了中专,李斌则选择了反抗。

家人的想法很容易理解,在那个年代,对于农村的孩子来说,中专显然是比高中更稳妥的选择。首先,中专、大专这类学校,毕业后大概率分配工作;其次,农村户口也会转为城市户口,时间短,见效快。而读高中,农村来的学生十有八九考不上大学,出来工作又没有一技之长,得不偿失。

家人不明白,为什么一直以来的“乖小孩”,这次竟这么极端。李斌甚至最后以绝食相逼,要家人动用所有手段,把自己的学籍再调回高中这条线来。

1991年,17岁的李斌做了人生中第一个重大决定——他要考北大。这是一个很扯的想法,要知道高中三年,他去的最多的地方不是教室,而是游戏厅。

也许是对自己的成绩足够自信,也许是看到了家人目之不及的世界,也许只是单纯地想反抗一直以来的性格......不管怎么说,李斌那次赌对了。

后来他考到了北京大学,成了李彦宏、李国庆们的师弟。自此,李斌从大别山走到了北京城,告别了蓝天白云,走入了花花世界。

二、大学兼职写代码 积攒人生第一桶金

当李斌去北大社会学系报道时,二十公里外的人大,一个叫刘强东的少年也走进了社会学的教室。

同样出身于农村的刘强东,深知生活的不易。在开学的时候,他将亲戚们凑的500块生活费都缝在内裤里,决定以后独立生活,不再要家里的一针一线,壮怀激烈,斗志昂扬。

于是,从大一开始,他就频繁地参加兼职赚外快,收入很快有了起色。大四时,已经尝到了做生意甜头的刘强东,为了自己的“连锁餐饮”梦,又拐回头向父母亲戚借了不少钱,结果毕业时赔得精光,不得已只能先去企业上班。

与东哥这种呕心沥血地追求麻雀变凤凰不同,李斌虽然也缺钱,但是他进大学一开始想的还是求稳——李斌想当公务员。

他当时在班里被选为副班长,李斌非常高兴。为了完成组织交给自己的任务,他玩了命地安排各种活动:爬长城、看升旗、做集体劳动.......结果没过多久,把自己撂倒了。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后,李斌回来发现,得,班里再没自己什么事儿了。

这之后,李斌也想明白了,屁颠屁颠地为组织忙前忙后,不如扎扎实实为自己赚点真金白银。他走上了跟刘强东同学一样的路,兼职打工赚外快、编程码字开公司。

在大学期间,李斌打过五十多份工作,不过都跟互联网没什么关系,大多是与人打交道的工作。李斌做得最好的一份工作是推销员,向白领们推销办公用品,他说新世纪饭店周边都是自己的地盘,他还把货推销到了苹果公司。

李斌非常聪明,学东西很快,除了推销办公用品,也会做点写代码的工作。高中时,李斌由于迷恋街机,曾自学过Apple II 的 Basic 编程。到了北大后,虽然学的文科,但他是当年全校唯一一个文科生取得国家计算机系统分析师考试的人。

1996年,还在读大三的李斌觉得,做了这么多工作,还是写代码来钱最快。于是他拉着另外 4 名和他一样通过考试的系统分析员,创办了南极科技,主要做互联网虚拟主机租赁和注册域名的生意。运气好的时候,一个月流水有十几万,比赔了饭店的刘强东,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

那年,李斌22岁,赚到人生第一桶金。那年,25岁的马化腾还是一个软件工程师;那年,27岁的雷军刚当上北京金山软件公司总经理;那年,和李斌同岁的刘强东还在快递公司当物流主管。

三、被“忽悠”去创业 然后又自己出来单干

被学长李国庆“忽悠”,可能是李斌初入中国互联网学到的第一课。

大四毕业的时候,李国庆拉着李斌说要一起创业做电商,主打互联网图书出版,许诺了股份和总经理职位。公司名字叫做科文书业,也就是当当网的前身。

干了不到一年,李国庆的老婆俞渝当了董事长,李国庆自己则出任总经理。夫妻店式的管理让李斌最终选择了离开,又回到了自己一片狼藉的南极科技。

后来他不死心,想拉着另外一个北大学长创业,把美国的 e-Bay 复制到中国来。结果学长面上说着“好的”,转过身后却和别人合了伙。又留下李斌一个人了。

“好孩子被忽悠”貌似是一件在中国互联网行业,发生概率极高的事件,年轻的李斌吃了不少亏。但是中国还有一句老话:吃亏就是占便宜,李斌一定比谁都深知这个道理。他逐渐在圈里树立起“老实的聪明人”形象,他行事低调,做事稳重,吃亏了也没有怨言,对谁都赤诚一片。

如果说至此,大家对他人品的看法还有所保留的话,到“兜底易车”时,已经没有人再质疑李斌的人设了。

千禧年,李斌创立了他的第二家互联网公司——易车,主营汽车垂直领域的媒体业务。在硅谷互联网泡沫破裂后,投资人突然决定撤资,霎时间,易车面临的资金缺口高达四百多万,已处于危急存亡之秋也。

李斌这时候做了一个让很多人吃惊的决定:自己举债全资收购投资者股份,把易车的债务转移到自己身上,让投资人安然退出。

“欠着四百多万的债,公司仅剩七个人,兜里每天只有十块钱”精确描写了他当时的窘境。这种看似大无畏的自我牺牲精神,在商业世界则着实是一个堪称愚蠢的决定。在易车当时的经营没有出现明显问题的情况下,投资人因为自己的原因撤资,而让创业者独担风险,李斌完全有理由拒绝。

李斌有信心,可公司里的人没有。短短几天,公司里的人走的走,散的散。到最后,就剩下7个人。那几年李斌每天早上8点出门,下午6点回家,家里人都以为他还在上班,但实际上,他给人写代码,帮人弄网站,什么能挣到钱,他就干什么。

2003年,门户网站开始起死回生。为了避免和门户网站竞争,李斌甚至都不敢把易车做成资讯类的网站。门户网站不愿意服务汽车经销商,李斌就收集这些经销商的资料,整理成信息数据库,倒贴钱给门户网站使用。那时,几大门户网站关于汽车市场的信息和数据分析,都是由易车提供的。

随着易车的资源越来越多,不少企业和网站来找易车谈合作,经销商开始给易车交会员费,易车又开始有了现金流。

到了2004年,易车的利润达到数百万。易车,竟然真的“活过来了”。

对于一向理智的李斌来说,这次却仿佛在赌气一般,破釜沉舟地压上自己的一切,做了一个“冲动”的决定。但是冲动没有给李斌带来惩罚,带来的是纳斯达克的鲜花和掌声。

2010年,李斌率领易车在美国上市,成为海外上市的第一家汽车互联网企业。

易车后来的投资人、愉悦资本创始人刘二海说,他正是看中了李斌这种经历过公司从生到死、再到生的拼劲和精神。

李斌不是那种骨子里天生弥漫着赌性的企业家。在 99% 的时间里,他稳重、精明、内敛;一旦他决定要赌,在那 1% 的时刻到来之际,他将倾其一切,梭哈上场。

而电动汽车,就是李斌的 1% 时刻。

四、一场产品发布会,搞得像奥运开幕式

2017年底,在北京五棵松体育中心,上万人冒着寒风前来,见证李斌向全世界宣布自家的电动汽车 ES8 正式发布。

这一天,五棵松体育场人声鼎沸,绚丽的布景和奢华的场面让人们大开眼界。李斌甚至邀请了国际当红摇滚乐队 Imagine Dragons (梦龙)为自己的发布会助兴。大家心中都有个疑问:李斌把一场产品发布会,搞得像奥运开幕式似的,得花多少钱?

答案是:八千万。

李斌从来没有这么阔气地举办过产品发布会。当年李斌创立易车的时候,他不过是在北京建国门外大街一号的中国大饭店租了一个场子,开了个简单的新闻发布会。之后他还感觉自己膨胀了,因为易车很快就遭遇了危机。

现在,他豪掷千金,包下了9架飞机,邀请了超过5000位 ES8 的选号车主来参加活动,甚至在上海机场设置了专门的“蔚来登机口”。活动当天,五棵松附近的五星级酒店更是一房难求。

李斌在电动汽车上的高调,比起当年的贾跃亭,有过之而无不及。李斌觉得,只是花八千万搞一场发布会还不够,钱还得继续花,继续大手笔地花。

于是,我们看到李斌在全国几大一线城市花重金,在最好的地段为蔚来汽车租下了体验店(位于北京王府井东单广场的Nio House,年租金约八千万元,蔚来一口气租了六年);花大价钱从全世界挖人、建立欧洲、北美等全球办公团队;号称要在全国建立1100个充电站,以及为偏远地区用户配备充电车........

媒体把这种行为解释为“烧钱”,但是李斌说不是的,他是在投资。

五、中途还套现了一把摩拜单车

其实很多人认识李斌都是从摩拜单车开始的,“出行教父”的名头也是那个时候喊起来的。

虽然名义上,摩拜单车是源自汽车记者胡玮炜的一个异想天开的想法,但为摩拜做主的背后投资人,是李斌。他经历过共享单车去年那个疯狂的夏天。

那时候,全国有几十家共享单车创业公司,为了抢占市场,大家疯狂地“投资”——补贴,相互厮杀;那时候,共享单车还有着赤橙黄绿青蓝紫的颜色,大家还揣着谁持彩练当空舞的情怀。但是很快,冬天来了,熬过18年严冬的单车颜色,已经不多了。

摩拜不是滴滴,“补贴”大法失灵,“投资”就变成了“烧钱”。李斌及时地踩下了刹车——卖掉摩拜。2018年4月3日,美团以27亿美元收购摩拜单车,当时摩拜的估值大约在36.7亿美元左右。

很多人觉得李斌这次输了,贱卖了摩拜这个2017全国最火的共享经济项目。

实际上呢?

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后来透露,在李斌主导的这次收购案当中,摩拜的股东中没有人亏损,收益大约都在20%以上。另外,除创始团队外,所有投资人都拿到了一部分美团股票。

据《财经》杂志估算,摩拜股东之一的愉悦资本前后共投资了1000多万美元,美团收购后,它的回报在8倍-10倍之间。摩拜管理团队和外部股东拿的差不多,CEO胡玮炜和王晓峰都变现了超过1亿美元。

这是李斌比贾老板高明的地方,虽然都是借钱办事,但李斌能让投资人的钱变成落袋为安的放心。李斌因此而有了更多的钱、更多的朋友,多到可以支持一个电动汽车公司的野心。

六、深陷量产困境 上市后继续前行

当蔚来ES8发布的时候,很多人觉得它太贵。当价格更亲民的ES6发布时,他们又说它动力不够。

创立三年间,蔚来汽车共开放进行了五轮融资,总额约150亿人民币,腾讯、京东、高瓴资本、红杉中国、联想、百度、IDG等56家大佬悉数入局。马化腾、刘强东、雷军、沈南鹏等这些在中国互联网圈叱咤风云的角色,都站在了李斌的造车阵营中。

李斌的朋友圈仿佛有一种引力,能够吸引资本和人都向自己靠拢,即使他们知道李斌要做的,是一场不成功便成仁的梭哈赌局。

2018年9月12日,蔚来汽车在纽交所正式IPO,证券代码“NIO”。发行价格6.26美元,以发行1.6亿份ADS(美国存托股份)计算,融资额为10.016亿美元,市值达到64.1亿美元,而其对标的竞争对手特斯拉在2010年时估值只有28亿美元。李斌与蔚来汽车正当时。对于44岁的李斌来说,他已经成功助推3家公司上市,人脉遍布投资圈、金融圈、汽车圈,无论大小会议,创业明星的头衔都能让他成为焦点人物。

蔚来汽车李斌曾经打趣说,他并不喜欢业内称他为“出行教父”,这显得年龄大而且性格阴险。相比来说,他更喜欢“投资剑客”的称号。这里不仅有李斌在商业逻辑中崇尚的精专“剑术”,也有剑客所宣扬的风度和义气,这不仅成就了李斌的行业地位,也推动了很多被投企业的成功。但蔚来汽车不同于李斌擅长经营的汽车网站和交易平台,作为“制造业皇冠上的明珠”,汽车有着根深蒂固的安全逻辑。在李斌初步解决了自己擅长的资本逻辑后,如何保证产品的安全逻辑,才是蔚来汽车的立根之本。而目前看来,蔚来汽车能否实现超越,仍然有着太多的可能性和不确定性。

编辑:琚叶青,来源:网络整理,题图:新浪、智东西

本文地址 : https://www.touziziji.com/chuangye/35.html(转载请保留)

标签 : 白手起家 李斌 创业故事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一针见血的评论,你还等什么?来一发

必填

选填

选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